热烈祝贺求黄网服务器升级完毕,全固态硬盘,50G超大带宽,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!

公告:郑重承诺:资源永久免费,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,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(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)


当前位置
首页  »  BUCM科协  »  他的诗,是月色与雪色之间的第三种绝色

摘要: 初识余光中先生源于《乡愁》,读过诗后的几天里,脑中总有一枚邮票、一方孤冢、一湾海峡,有迟暮的老人,满头白霜,

初识余光中先生源于《乡愁》,读过诗后的几天里,脑中总有一枚邮票、一方孤冢、一湾海峡,有迟暮的老人,满头白霜,思归不得。那时读诗,总有些囫囵的味道,但带上种种文化符号,总是存在好感的。但终归止于知晓其人,不知其作,直至某日买了一本名为《台湾,请听我说》,封皮上有一句极绮丽的话——

“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”

出于好奇,我搜索其出处,才从他人口中这句话出于余光中先生的《乡愁四韵》:“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/血一样的海棠红/沸血的烧痛/是乡愁的烧痛”。其中的海棠红用为量词是因民国的地图包含外蒙,正是海棠叶之形。正是从那时起,开始觉察余诗的惊奇与其中的意趣。


往后读过他写下的“酒入豪肠,七分酿成了月光/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/绣口一吐,就半个盛唐”,也读过“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,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”,但最惊艳的仍是《湘逝》。

他在其中写道:

“十四年一觉噩梦,听范阳的鼙鼓

遍地擂来,惊溃五陵的少年”

——难说是什么触动到我,或是天宝十四年的风雨潇潇,或是五陵的皓腕玉镯暖光融融,看后文写至

“汉水已无份,此生恐难见黄河

惟有诗句,纵经胡马的乱蹄

乘风,乘浪,乘络绎归客的背囊

有一天,会抵达西北那片雨云下

梦里少年的长安”

笔下的杜工部未尝不是余先生自己,借着一行诗、一页纸慰藉难言的哀与痛。

余诗对用典和意象的喜爱似乎也总是甚于他诗。余光中写人,三分用史实,三分用文采,剩下四份落在真情实感上。

他写《大江东去》三两句子便从屈李到苏辛,透着“西北望长安,可怜无数山”之慨;写《寻李白》时,他的墨水将太白化为那方遂月而去的流霞;写《等你,在雨中》时又颇诗意地点下“从姜白石的词里,有韵地,你走来”——总是藏着旁人难以企及的趣。




写在最后

 


余先生逝去时留的是一片惋惜之声,其中也不乏“文品不一”的微词,但文学是文学,政治是政治,功过余老自己难以评定,你我作为看客亦然,终归是“前尘隔海,古屋不再”。

在《浪子回头》里余光中先生写:“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/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”,那便用对岸茄子蛋乐队的《浪子回头》结尾吧——

“烟一支一支一支地点

酒一杯一杯一杯地干

时间一天一天一天的走

汗一滴一滴一滴的流

有一天我们都老  带妻子一起  浪子回头”


文案&编辑:炼丹道人拉瓦锡

审核:胡圣涓 曹晓璇 李佳霖



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,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。备注:如有地址错误,请点击→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!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!谢谢!
  •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,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。
  • Copyright ©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求黄网